他是电影《天山行》中的指导员余海洲,也是《焦裕禄》中的县委书记焦裕禄;他是话剧《九一三事件》中的,也是电影《荆轲刺秦王》中的嬴政;他是《飞虎队》里的游击队员王强,是《横空出世》中隐姓埋名的将军冯石;他还是《渴望》中的宋大成、《少帅》中的张作霖、《水浒传》中的“及时雨”宋江;他是“改革先锋”荣誉获得者,也是新时代“最美奋斗者”。

43年的艺术生涯,他获得了36个最佳表演奖及两个影视终身成就奖。他参演的多部影视剧已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具影响力的佳作。鲜活、生动、精彩的角色背后,是他生活体验的积累,更是他呕心创作的印记。

李雪健有军人情结。1973年开始,他在云南二炮(现在的火箭军)当兵,一当就是四年。

1977年,他考进空政线年专业演员。李雪健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面成长的。

孙道临等当年的22大明星,都是李雪健心目中的偶像,这些老前辈对李雪健的艺术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不少同辈对待艺术认真、奉献的态度也深深影响着李雪健。大约1974年,李雪健在云南当兵时,有一支昆明国防杂技队到山里演出。当时条件简陋,没有舞台,就在小河旁边用石头垒起一个舞台,李雪健作为业余宣传队队员在后台帮忙。

一位老大姐演高台定车,演到最上面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很大的风,这个老大姐“啪”一下子摔下来了。工作人员赶紧拉保险绳,试图拉住老大姐。由于那是临时搭建的舞台,条件较差,保险绳没有完全起作用,老大姐还是摔了。摔下来后,她用水漱出了两口血,紧接着一把推开工作人员,又上台继续表演,直到完成所有动作才下台,坐上车去山外的医院。

车走远了,战士们中很多人都感动得流泪了。事情过去很多年,李雪健没有忘记这位大姐,把她视作偶像。每次路过昆明,李雪健都到昆明国防杂技队的大门旁边走一走,他觉得这样心里踏实,使他不忘自己从事艺术工作的使命、职责。

《横空出世》是199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50年拍摄的一部献礼片。当时导演陈国星找到李雪健,让他出演冯石这一角色,李雪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李雪健说:“我们这一代人每逢国家、党、民族遇到什么大的节日,总想要做点事。《横空出世》反映的是我们国家实验的故事,很难拍。”

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支在抗美援朝时打过很多胜仗的部队,回国后战士们还没来得及回家,就被调到了戈壁滩执行任务,参与中国第一枚的研发工作。

在电影《横空出世》中,“两弹一星”的科学家们,部队的首长、战士们,都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无私地奉献着。当时有一句话:你愿意一辈子隐姓埋名吗?科学家们回答:愿意。

影片中有一场“打夯戏”,拍摄时戈壁滩上太阳毒辣,人又多,基地副司令亲自去现场指挥,还要动员准备。开拍前突然传来消息说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了,部队进入一级战备。这个消息点燃了现场战士们的民族情结,他们全身心投入拍摄,将那一刻的情绪表现在了影片里。

李雪健认为作为演员没有捷径可走,必须下功夫吃透剧本,清楚导演想要表现什么。并且要用自己和这个角色做对比,明确哪些是自己的优势,哪些是短处。这些是需要演员在背后默默付出努力,而不是用嘴说的,最后观众看的还是塑造出来的人物。

谈起话剧和影视剧的创作区别,李雪健说:“话剧可以和观众同时创作,今天演完,要看今天的观众有什么反应,明天可以改。不同的受众群体反馈也不同,观察观众的反应,才能用人物和观众交流。”

李雪健说:“电视剧是家庭艺术,以讲故事为主。电影和电视剧不同,是视觉艺术”。当电影跳着拍摄时,李雪健通常在拍戏之前都要求自己保持在一个安静的状态,沉下心来进行创作。

习主席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被李雪健作为了座右铭—“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李雪健认为好的作品要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接地气”是要和时代同步;“传得开”是要能和群众产生共鸣;“留得下”是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李雪健也常对自己说:“能成文物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