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驻成都记者 妙红 带领四川足球重返中超的不是一个四川人,虽然这个人能够操一个成都口音的四川话,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贵州人,他的绰号“山哥”是源自“山娃子”。贵州地无三尺平,四川人向来认为贵州就是山区。

“山娃子”的年龄大了起来,就变成了“山哥”。我们说的是黎兵,昨天下午他一身西服笔挺地率队来到成都体育中心,操办他潜心准备了四年的川足回归大典。

与上海七斗星的比赛被认为是没有悬念的,但是黎兵不敢掉以轻心,他没有经历过“成都保卫战”,他却清楚当年四川全兴是在一场怎样没有悬念的比赛中,一脚将八一队踢进了甲B的,当年踢这一脚的人就站在他身边,五牛队助理教练彭晓方。“不能过分紧张,也不能太过于放松,足球的魅力就在于变幻莫测。”赛前无论是在队内训话,还是对媒体发表看法,黎兵显示出他一贯的谨慎。

率队走进成体中心那一瞬,黎兵与站在大门口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何建生握手时,也是一脸的严峻。让何局略微感到一丝不安的还有,平常比赛时都穿一身运动装的黎兵,昨天却隆重地西装革履。何局忍不住走进休息室,询问坐在边上的前四川全兴的老总许勇:“究竟有没有把握哟?”许勇莞尔,对公安局长说:“川队的时候,黎兵就是最有头脑的,他这个样子就是胸有成竹。”何局欢天喜地地去部署他的警察去了,彭伟国率领的七斗星也到了。

与黎兵不同,彭伟国很随意。走进体育场,彭伟国居然看见一幅写着“雄起彭伟国”的标语,实在不知道四川人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不过头一天适应场地时,彭伟国就“预祝”了成足冲超功成。这个时候,他更是愿意与熟悉的记者交换电话号码,也似乎懒得再去临阵磨刀。

三分钟就取得了优势,一切都在黎兵的掌控之中,他对场上人员的调整,不过是在4比0的时候才开始的。摄影记者们不管这么多,比赛还没有结束,长枪短跑就已经包围住了这位“中超新帅”!

四年前,四川大河在成体中心与沈阳金德的一场比赛,这是传说中的“实德系内战”,赛前,四川大河接到实德的指令,要求这场比赛输给金德,以偿还该队本赛季在实德队身上连送6分的人情。在那场比赛前,大河俱乐部老总代替主教练亲自安排首发阵容,将队中主力中卫徐建业调整到替补席,而代替徐建业的是一名从来没有在联赛中首发过的年轻队员。这场比赛,老将马明宇竟然在赛前的适应性训练“大腿肌肉拉伤”。马明宇“诈伤“后,黎兵就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

那场比赛进行得惊心动魄,开场不久,那名替换徐建业的年轻队员就在禁区故意铲倒对方球员送给客队一个点球,对方轻松主罚命中。而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黎兵呵斥那名年轻球员,你年纪轻轻就敢出卖球队吗?下半场的比赛中,四川大河队在黎兵和魏群的带动下绝地反击,最终凭借魏群的点球,将比分追平。比赛结束,黎兵泪洒成体,这就是著名的“山哥哭成体”,也是黎兵作为职业球员,最后一次出现在球场上。

主裁判的终场哨音吹响了,黎兵再也无法绷起他严肃的面孔,他忍不住冲进了球场。但是外援苏阿雷比他还要激动,他将黎兵举起,驮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在跑道上飞跑,贵州人再也按耐不住,潸然泪下,山哥再哭成体,比第一次来得痛快!

“我早就是一个四川人了,我的户口不是早就迁到成都来了吗?”作为一个“四川人”,黎兵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体再现金牌球市,深夜的时候黎兵说,“今天来了那么多的球迷,在球迷的山呼海啸中比赛的感觉真是好极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球迷继续留在看台上。”

“但是,金牌的球市需要一支金牌的球队,成都五牛队必须将自己改造成一支金牌球队!”这是黎兵对球迷的感激之情,更是他的野心。